50多年前,普陀鹅耳枥在浙江省舟山市普陀山岛上还是“地球独子”;

50多年后,它已开枝散叶,后代不仅在舟山海岛继续繁衍,还引种到了浙江省内一些地方,以及上海、江西、河南、广西、湖北等省、市的一些植物研究机构。

目前,普陀鹅耳枥的人工子代群体规模已超过1万株。

普陀鹅耳枥是桦木科鹅耳枥属落叶乔木,仅分布于普陀山岛,1930年被植物学家钟观光教授发现,1932年由林学家郑万钧教授定名。20世纪50年代末,由于大规模毁林开垦,导致这个树种数量急剧减少,仅在佛顶山慧济寺西侧还幸存一株原生母树,迄今树龄已有200余年。由于在全国范围内,以及传说中这个树种的来源地缅甸,都没有找到这个树种,这株普陀鹅耳枥因此被人们誉为“地球独子”。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将普陀鹅耳枥列为“严重濒危灭绝”等级。1999年,普陀鹅耳枥被列为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植物。

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,几代科研人员不懈努力,在致濒机理、种苗繁育、子代种群营建、迁地保护等方面持续攻关,为普陀鹅耳枥的树种保存与推广示范做出了重大贡献。从1株到1万多株,普陀鹅耳枥终于不再孤单。

多年探索弄清致濒原因 想要普陀鹅耳枥这个树种保存下去,解除濒危状态,工作要从破解机理开始。杭州植物园、浙江林学院、浙江省林科院和舟山市林科院、普陀山林场等单位的科技人员,从20世纪80年代就开始探索普陀鹅耳枥的致濒原因。 舟山市林科院教授级高工俞慈英常年从事普陀鹅耳枥研究。据她介绍,这个树种之所以在20世纪50年代末仅存一株,既有人为原因,也因树种自然繁殖能力非常弱,以及气候的影响。

多年研究结果表明,人为大规模毁林开垦,导致这个树种种群规模骤减和野外生境剧变,是致濒的直接原因。 2000年,舟山市林科所(舟山市林科院前身)承接了“重点保护野生植物的保存技术研究”课题。通过观察与研究发现,普陀鹅耳枥是雌雄同株,花序为风媒植物特有的穗状花絮,雄花在4月中上旬开花,雌花在4月下旬开花,可授期相遇时间仅有6天,而且雄花序在树冠上、中、下部分均匀分布,雌花序则主要在树冠上部,这样的开花特性使授粉几率受到很大影响。 此外,舟山群岛属亚热带季风气候,普陀鹅耳枥在花期时常常遭遇降雨和大风以及随之带来的碱性浮尘,严重影响雄花散粉和雌花授粉,造成种子产量少、品质差。

攻坚克难终获子代上万株 在破解致濒机理的同时,科研人员也一直在攻克普陀鹅耳枥的繁育难关。 人工繁育普陀鹅耳枥可谓困难重重,据俞慈英介绍,普陀鹅耳枥的种子不仅产量少,饱满度也只有2%~4%,即100粒种子只有2~4颗是饱满的,饱满度种子播种育苗后,出苗概率只有20%。

从20世纪80年代至2000年,杭州植物园、浙江林学院、浙江省林科院和舟山市林科所、普陀山林场等单位,采取各种方法,成功繁育子代苗木300多株,初步缓解了普陀鹅耳枥的濒危状态。 从2000年以来,舟山市林科所在“重点保护野生植物的保存技术研究”课题中,把攻克普陀鹅耳枥种苗繁育难关、不断扩大其子代群体规模作为重点。 10多年来,俞慈英带领团队持续开展了普陀鹅耳枥的种实特性和育苗技术研究,采取有性、无性繁育等方法,多措并举。 通过大量试验和实践,他们总结了一套有效的采种、种子水选、消毒、储藏、播种、苗期管理、苗木移栽等有性繁殖育苗技术;持续4年开展了扦育苗技术研究,攻克了扦插时间、采穗母树与碎掉选择、穗条激素处理等扦插繁殖难关,最高扦插成活率达89.5%;初步开展了本砧嫁接繁殖试验,最高嫁接成活率达到了12.5%。此外,他们还开创性的开展了组培育苗技术研究,利用芽体和种胚作为外植体均成功获得了克隆小苗。 艰辛的努力终获巨大回报,他们繁殖的普陀鹅耳枥子代苗木超过了1万株,为这个树种的保护和解濒做出了突出贡献。 2012年,舟山市林科院承担了浙江省林业厅下达的“普陀鹅耳枥等珍稀树种保存及开发利用技术应用与推广示范”项目。通过项目的实施,普陀鹅耳枥的繁育技术和实生苗培育技术得到了推广应用,重建了一定数量的人工野外种群,探索了该树种的绿化造林技术。